BT群文武百官榜2.0

BT群自2004年初创,至今已经蓬蓬勃勃、高高兴兴的发展了11年的光景。继2010年6月14日第一次分封(链接)后,时过境迁,有人退出,有人加入,所以到了需要重新审定的时候。

  1. 【肾上】TR@SOE
  2. 【肾后】GR
  3. 【太子】PR
  4. 【左丞相大死马】pMq
  5. 【右丞相大死兔】前令狐
  6. 【大屎控领杭州按揭】小辛
  7. 【粒粒不上树】一小粒,下属【立不四狼】蕊抽,【里不四狼领英俊的茶几】空中猎手
  8. 【攻不上树领小店很奇怪】大菜,下属 【攻不死狼】AVshow
  9. 【行不上树】小超
  10. 【互不上树领江浙道游击将军】qq
  11. 【太子少傅领并不上树】MK
  12. 【大理寺正卿领净坛使者】刺猬,下属 【大理寺副卿】babyfish
  13. 【京兆尹御赐特次黄马甲兼临时上】gfh
  14. 【国子监祭酒】95927
  15. 【八方宣抚使学大菜】babyfish(兼)
  16. 【翰林院长史领鸡药秘书】小伢儿毛乖滴
  17. 【钦天监主事】colorjd
  18. 【皇家地理学会会长】redastro
  19. 【河外星系殖民官领抚波将军】火星乡下人
  20. 【江宁织造御赐鎏金镶十六粒珍珠免死金牌】wingsun
  21. 【直隶总督领镇海将军】AY
  22. 【BT群驻欧盟大湿,领公爵禄,世袭罔替】费老
  23. 【御赐兜率宫住持】EG
  24. 【BT群PR兼形象大湿】huihui菇凉
  25. 【】Jick
  26. 【】Reiko

本名录还不完整,希望各位提出更好的意见。 愿BT事业铅球湾仔,一桶浆糊!

Hui三观卖血记

按照我的判断,“许”在韩文中要发成hui(3),正是“毁”的读音,于是余华的名著——一本我并未收藏的名著——《许三观卖血记》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毁三观卖血记”。不许联想!

p2218748761

影片情节并不复杂。就记一些比较印象深的地方。

  • 和未来老婆相亲那一段。“来一份包子!”“来一份粉条!”“来一份烤肉!”多么的豪迈!女主也相当配合地吃吃吃!
  • 得知老大其实不是自己亲生……
  • 老大被请去为生父招魂,从最开始不情不愿的呼唤,到后来看到养父走开却发自肺腑的召唤。
  • 老大生病后三观拼命卖血,终于不支。
  • 终于一家人团团圆圆开始新的、更好的生活。

人,总是向往更好的生活。一个政府应该将此作为唯一的任务,而不是去搞什么政治斗争。做好了这点,领导人的身后评述自然会好;做不到这点,身后评述自然就不好。这就是最朴素的历史,没有任何花哨。

卖血记应该说是喜剧:但凡最后团团圆圆开开心心的就是喜剧,不论为了这一快乐付出了多少的艰辛。这也是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和同样勤劳善良的韩国人民)的优良品质。经济腾飞,永远需要这样的优良品质——至于他们是不是同样地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的红利,或者说充分公平地享受到了,那真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悲剧性的问题。

三观和他老婆在某个程度上真的算是个手艺人。一个爆米花一个做豆腐。可是在那个年代,这两份手艺都十分的鸡肋……所以无权无特权的三观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同样会无奈的,还有“百无一用是书生”。

看这么多书,又有何用?

最后一个完美的革命家

用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看完了高文谦的《Zhou Enlai: The Last Perfect Revolutionary》,其中文原版是《晚年周恩来》。

zhou enlai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生于江苏淮安,祖籍浙江绍兴。字翔宇,曾用名飞飞、伍豪、少山、冠生等。中国共产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之一,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

(以上文字来自维基百科周恩来词条。)

======

我看这本书,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了解政治是多么的黑暗,党争又是如何的没有原则。

此书在中国大陆成为禁书,绝对不是因为一般人所认为的:揭露了文革、批判了文革;甚至也不是因为将周恩来拉下“神坛”,揭露其自私、懦弱的一面;当然更不是因为史实不清、有误等原因。

真正的原因在于两个,或者说也只有一个:

将政治最黑暗的那面,将党争最无耻的那面暴露了出来。

就是这样。

荒蛮故事

在猛禽的推荐下,看了这本《荒蛮故事(Relatos salvajes)》,豆瓣评分8.6。

荒蛮故事阿根廷海报

一共是六个故事。我这里就剧透一下。

一:从小被不公平对待、将“坏人”一网打尽弄到飞机上、然后撞向一切“不幸”根源的老爹老妈的中年不得意飞行员男;

二:餐厅女老板偶遇当年逼死生父、勾引生母、如今要竞选市长的拆迁队大队长,与厨娘展开是否要用毒鼠强将其毒死的讨论和策划。最后结局出人意料;

三:公路小纠纷如何不断升级到人命关天的仇杀;

四:工程师因停车被拖、官员官僚从而引发的一系列暴力事件(有点类似迈克尔·道格拉斯演的《Falling Down》,但不是悲剧);

五:逆子驾车闯祸,一尸两命,逃逸。父亲与不良律师试图找人顶缸……

六:婚礼现场,新娘发现新郎将小三带入,于是抓狂,最后结局出人意料。

==========

这个应该不算剧透吧?我只是要帮助自己回忆一下剧情。

这六个系列合成的长篇不过120分钟,平均一个只有20分钟左右(前两个较更短),长的也不过30-40分钟。但是所揭露的都是人性最本质、最黑暗、最直接、最暴力、最无理性的那些方面。

非常值得看,墙裂推荐。

BitTorrent Sync 2.0正式发布

2013年4月份的时候,我推荐过BitTorrent Sync这个同步软件大杀器(文章链接)。当时这个软件还在很初期的阶段。

今天,它已经正式发布了2.0。下载地址:http://www.getsync.com/platforms/desktop。还有移动版本和特殊硬件版本。

强烈推荐大家进行一次升级。

根据我的使用体验,主要的修订如下:

  1. 增加了一个“Owner”的设置。也就是说,如今的文件夹同步不光是一个键值的匹配,也可以是一个Owner的同步。换句话说,即使在一台新的电脑上安装好BTS后没有进行任何设置,但是只要是设置了同一个Owner,那么在另外一台电脑上设置好的同步就会自动映射过来。这个功能我个人觉得不是很好用。因为我是喜欢将BTS当做同步和备份使用的,所以我一定会手动设置各个同步目录间的映射。这点请非常注意。而且这点很讨厌!
  2. 一个目录可以临时停止同步,脱离同步,也可以再恢复同步。以前这么做的时候,需要每次输入key,但是现在的话不需要。一个脱离同步的目录,会留在界面中,等待重新连接或者正式移除同步。

总的来说,这次的升级是颠覆性的。但是值得立刻升级。此次升级,BTS终于走出收费的第一步:提供Pro版本。年费40美元,提供一些额外的操控功能,如控制一个大目录中各个文件的共享设置等。

另外,BTS应该对目录的共享进行了一些小的改进,虽然2.0和1.4之间可以互相同步,但是BTS会明确地告诉你这个目录是1.4。建议删除同步后再重新生成。

BTS 2.0下,不再强调同步键,而是用https://link.getsync.com/#f=My%20Books&sz=0&t=2&s=KYMD4…EKZAOUD3JTZXQ&i=CHSAXI…WLXPV2LJWPRVV&e=1425736233&v=2.0的方式进行文件夹同步的设置。

最后放两张图给大家看看效果。一张是Linux下的截屏,一张是Windows下的:

Ashampoo_Snap_2015.03.04_22h04m00s_005_Sync - 30 days left - TR-HP - Mozilla Firefox

Ashampoo_Snap_2015.03.04_22h08m17s_006_Sync - 还剩 30 天

注:自动备份过来的目录都会放在”~/BitTorrent Sync”之下。参照如下步骤重新将同步目录归并到想要的地方:

  1. 暂停目的地该目录的同步,同时脱离同步,但是不要删除同步。
  2. 在源目录的设置中,拷贝出链接。
  3. 在目的地设置中选择人工链接,黏贴2中的链接并选择新的目的目录即可。

BTS将自动将刚才那个人工脱离同步的目录链接回来,但是此次同步目的地是新的地方了。注意,不用给出全路径。比如,你要备份的实际目录是在/sync/Taylor,请直接制定/sync。BTS会根据你的源目录的最后一个子目录(比如e:\Users\Taylor中的Taylor)在/sync目录下创建Taylor这个目录进行同步。

Let’s BTS!

本文收录于[Go4Pro.org]

纯净的柴静

从科普角度说,柴静的《苍穹之下》是本很不错的片子,值得4.5以上的高分,给5分也不为过。那也就仅此而已了。

===这么早就出现分割线真的好吗===

想起一个笑话,一位领导干部抱怨工作搞不好,原因有三: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妓女睡觉——上面老换人;和小姨子睡觉——自己人搞自己人。

这段时间看了很多之前TYTSTN时不会看的书,比如《Zhou Enlai: The Last Perfect Revolutionary》和《Mao: The Real Story》。只有一个结论,所有政党的propaganda都有着表面冠冕堂皇其实龌蹉无比的动机。但是,这本身没有什么错。错在只有一个声音,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来自真理部的声音。我们没有另外一个声音来让所有人知道这样的宣传有着另外一面。我们只能依赖自己的判断和无法判断。

=====

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做到的是不需要讨好任何一方:不需要讨好民众,也不需要讨好政府。

不需要讨好民众,是因为他们领先于民众,负有在思想上教育民众的责任;不需要讨好政府,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和安全由民众保障和支持。

而如果我们看到知识分子开始讨好民众,那就是讨好政府,或者更直接地说在政府的授意和首肯下去讨好民众。而这样的“讨好”,不如说是“煽动”。

=====

膜拜柴静的举动是所谓“自媒体”的最高境界的人,实在是TYTSTN了。我在多个场合不断重复这么一个判断:

所谓自媒体,是可以畅所欲言,而不用担心被查IP拔网线查水表的做派。

我说的不对?你可以发表意见来反驳。我誓死捍卫你反驳我的意见的权利。我说的需要被禁止?你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起诉我,我会遵守法律的判定。

在当今这样一个世道,只要是这样,就不能是那样。所以,别和我说自媒体。

=========

这个国家当前有三种人:党内的人,党外的人,党内的人培养的党外的人。

对民意的鼓动和导向早已是党最惯用也最管用的进行党内斗争和清算的手段。当然,任谁都不能公开说党内已经有了两派——这是要背负分裂党的重大罪名的。

党内的人培养的党外的人是个很重要的力量。根据用途,他们又可以细分为两类:任何时候都要支持党的人(大多数)和任何时候都要给党提意见或者反对党的人(极少数)。

我再说一次,这样的做法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每个政党都会这么干。但是在一个党即国家的社会,这就大大滴坏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无法知道另外一个声音。我可以不爱一个党,但我无法不爱我的祖国。人不能选择出生在哪个家庭,同样也不能选择出生在哪个国家。但是我爱我家,吾爱吾国。

而我刚才的想要听到另外一个声音的想法是危险的,这是因为这就是不信任党=>不爱党=>不爱国=>叛国。叛国是可以被吊死的。

===

还有一个笑话,比较长。

从前,有一牧羊人,他在一条荒废的公路边照看他的羊群。突然,路上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嘎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车主,一个穿着阿曼尼的西装,Cerutti的鞋子,带着Ray-Ban太阳镜,TAG-Heuer腕表,系着一条范思哲领带的年轻人走了出来,问牧羊人:

“如果我能告诉你这里一共有多少只羊,你能给我一只吗?”

牧羊人看看这个年轻人,然后又看看他那成群的在牧场上吃草的羊,说:

“行。”

年轻人停好他的车,用笔记本连上无线网络,接入美国宇航局的服务,用GPS扫描地面,然后进入数据库,导出60张填满了算法数据和校验数据表的Excel,然后用他的高科技的微型打印机打印出一份150页的报告。他转过头来对牧羊人说:

“你不多不少一共有1586只羊。”

牧羊人非常高兴,说,

“非常正确,你可以拿走一只羊。”

年轻人选了一只,放进保时捷的后备箱。牧羊人看着他,问,

“如果我能猜出你的职业,你能把后备箱里的那只动物还给我吗?”

年轻人回答;

“当然,为什么不呢?”

牧羊人:”你是一个咨询顾问。”

年轻人:“你怎么知道的?”

牧羊人:“非常简单。首先,你不请自来。第二,你让我花钱来换取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三,你抱走的是我的牧羊犬。”

柴静的片子无非也是如此:首先,它不请自来。其次,它让我花钱(时间和精力)得到我已经差不多知道的事情。但是,柴静没有抱走我的牧羊犬,我被不知道谁拿走的牧羊犬却再也拿不回来了。

=======

那么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吗?当然有意义。

回到环保本身。我们都知道,至少目前来说,有些污染性的基础原材料还是工业生产不可或缺的。新材料的研发周期很长,经受住环境测评的时间可能更长,所以还是必须要生产。所以一方面是加强生产过程中污染的处理和排放;一方面,是加快转移。

那么问题来了,一旦这样的影片获得全国性的播放,又有哪个地方政府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投产这样的企业?如果有已经建成或在建的,拆都来不及呢!(小柴,我这可都是为了你拆的!)

所以,一个出路是向海外转移。柴静片中提到的英国的治理成果,有意无意地——至少在我看来——隐晦地导引一个出路:殖民去,将污染企业转移到海外去。

=======

这篇文章断续分了两段写。因为中间几天我正好在外地。于是,我看到先于这篇文章、也是这篇文章基于的的一篇相对较短评论在豆瓣被封了。当然,豆瓣不是官方媒体,所以它的自我阉割我也没法上纲上线之。

======

资中筠提到“颂圣文化”,我觉得说的就是我开篇提到的两头讨好的知识分子。目前有一种论点是,让我们只讨论片子本身。于是我们看到知乎开始列出片子中的不正确部分。

我们BT群的讨论也提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个西方媒体工作者,知道他得到的资料或者要做的节目,是用来打压某个人的。那么他应不应该去做?

一个明显的答案是:应该。

但不明显的答案是:将西方媒体的运作套到中国实践来,是犯了一个“不考虑中国国情”的错误。

我的解析很简单:西方媒体。首先,你要么是属于一个政党。如果属于政党,那么抨击、抹杀另外一个政党其实就是媒体的任务。这其实已经不是职业素养的问题,是任务。执行一个任务不牵涉到道德判定——特别是在如果出于良心而拒绝执行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立即的祸害的时候。当然,在一开始就明白这点,而选择不加入有这种任务的任何团体,是独立知识分子的判断和情怀。

如果你不属于一个政党,而是一个独立的媒体人。那么也很正常。你需要打压你的竞争对手,获得点击量,获得更好的生存。这是生存层面的事情,所以也不要故意拔高道德。

柴静在哪一块?我不认为她独立,所以只能认为她还是依附于一个政党和团体。

无论如何,这上面的两种情况都不能阻止我对柴静这本片子的动机进行思考和讨论。而我的思考就是这篇小小的文章。而更小小的一篇已经被和谐了。我只能讲哪篇文章转移到G+,链接在此。我可以向你保证,那篇没有这篇好看。

=======

这本片子模仿了一本流行通俗科幻小说的名字:Under The Dome。这本小说的科学立论我们不谈,其隐喻更多的是意识形态上的,而不是物理上的。在一个与外界完全隔离的世界里,人的心态和行为会发展到怎样的一个扭曲境界。

两会开始了,中国的改革我只希望看到第一步:全面放开言论自由。中国的改革我也只希望看到这一步。其它的是知识分子讨论的下一步。非如此,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论者。所有的改革都是为了党的私利。

我不是一个惯常讨论政治的人。说这么多,不是我的本意。

任性的杨先生的任性

《洗澡之后》《洗澡》的续作。有不少续作都不是原作者所谓,比如《蝴蝶梦》《德温特夫人》。杨先生显然是不想出现这样的情形,于是任性地杨先生任性地写下了《洗澡之后》,断了狗尾续貂们的念想。

对一个作者的喜爱,往往不一定要喜欢他/她的每部作品,到了一定时候,就是“收藏”——我们大多数人不会有机会与我们仰慕、喜爱的大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或者书信上的交流,于是不免“得意”于说一句:他/她的作品我都看过。再不济也能说一句,他/她的作品我都有收藏。这就有点像是《帕洛马尔》中《错配的拖鞋》(序号3.1.3)描述的那个场景和心意:

那位不知姓名的难友也许在几个世纪以前曾跛足而行。那末,帕洛马尔先生与他同样跛足而行,中间不仅隔着两大洲,而且相距几个世纪呢。尽管时间过去很久了,帕洛马尔先生并不因此而对他缺乏同情心,他继续穿着这双不谢吃力地走着,以慰藉他的这位已不存在的伙伴。

杨先生是任性的,不光是作为钱钟书先生的夫人——简称“钱夫人”,更是作为《小癞子》《堂吉诃德》的译者——驽骍难得简直化译到了极致——以及众多散文、回忆录的作者。

杨先生已经是国宝级的人物。对国宝身后的觊觎恐怕是杨先生已经洞察并预见到的。所以杨先生清醒地任性了一把,将《洗澡》的结局“写死”,她未能明确说出来的,只是这么一个目的。

苏州人老话说“老小老小”:越是年纪大,越是像小孩的做派,越是要当小孩哄着。

那么对任性的杨先生的这次任性,我也是愿意哄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