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已不在此处,必定远在他乡

看完了白先勇的《纽约客》,随便说两句。

白先勇此人名气极大,早年看董桥等人的书中,多少都会提到此人以及此人的《谪仙记》。前几日在重新开张的古籍书店闲逛正好看到这本书,就买了下来。

先勇的文笔是极为秀丽,也是极为克制的,遵循到了“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极高境界。笔下道来都是家长里短、感同身受的情节。言者说来说去,自有选择,却不带丝毫烟火气;听者听来听去,自有选择,却没有任何评论腔。

即以此论,先勇就是讲故事的大家。

但也仅限于此了。


先勇创作“首先要选人物,因为人物就有故事,就有历史背景,就有时代性和代表性。人物选对了,就是成功的一半。另一半应该是选取叙事观点,叙事观点选对了,就又有另一半的成功机会。”这样的出发点和写作流程,决定了先勇成就只能如此了。

若干年前我写过一篇《大鼻子情圣》的评论,最后引用了这么一段话:

抓住19世纪观众和评论家的心的,而且继续抓住了我们的心的,是故事讲述到的爱情、激情、英雄主义和道德荣誉感感人至深。

这段话到如今仍然是正确的。于是,所谓的要选人物就狠狠地偏离了这点。从《纽约客》收录的六篇文章来看,都是极为小众的人物,而且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要么是生在A地生活在B处,要么生在B地生活在B地却过着小众的生活。

套用先勇的说法,人物既已框定,那么此人的一切,连带着故事的展开也都确定了。那么如此小众也就只能在那么一个周边去展开,能写的东西也就很限定了。

你既已不在此处,必定远在他乡。当年小楼明月不再,唯有清茶浊酒,三五好友缅怀罢了。

体制边缘行走

对于体制内的人我是向来没有好感的。道理很简单:我这样正直有底线的人不愿意在体制里生活,所以就可以想象在体制里生活的是些什么人了。

最近的评论都比较集中在这么一个焦点:那个拍照告密的最可耻。相比之下,老B说了什么以及对老B的批判几乎没人关注。甚至有人将其上升到言论自由,因言获罪之上。

老B是不是应该有言论自由?理论上有;会不会因言获罪,我倒是不敢说。所以那些搞这么一个联想的人在逻辑推理上少了一环。

我们要注意的,就是:老B是体制里的人,这是体制内的家务事,体制是在用家法而已。别TMD扯到国法上去。

既然是家法,就别说什么规则,规则是老太爷定的。再说了,党领导下的法制,所以先要家法再是国法。

老B该不该说那些话?他有没有言论自由?我觉得,在体制内的人,别TMD扯言论自由。你愿意牺牲自己的人格、人性去服从党格、党性,以此换取种种你愿意追求的东西,在这些前提下,你谈不上言论自由。你不要又要当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

这才是我看不起老B的地方。你懂了吗?

Vagrant虚拟机中apt-get的翻墙

用Vagrant安装虚拟机不是什么麻烦的事。这次我装了一个虚拟机后,准备用这台虚拟机学习一下HHVM。按照HHVM官方的文档,其实是很简单的。但是只有一个问题:HHVM的仓库地址(http://dl.hhvm.com)被墙。所以……我们只能用翻墙的方式。

然后问题又来了,我的宿主机上装的是Shadowsocks,只提供Socks5代理;虚拟机中的apt-get只能使用HTTP代理,所以还需要privoxy来过渡。

整体步骤如下:

  1. 先安装privoxy,这可以通过一般的apt-get完成。
  2. 修改privoxy的配置文件/etc/privoxy/config,增加一行:
    forward-socks5   /               10.0.0.2:1080 . 

    这里的10.0.0.2:1080是宿主机SS的服务地址。

  3. 重新启动privoxy。
  4. 在进行apt-get update时输入类似这样的命令:
    sudo apt-get -o Acquire::http::proxy="http://127.0.0.1:8118/" update

    即可。其中的127.0.0.1:8118是虚拟机中privoxy的服务地址。

    (本文收录于[go4pro.org]

不是只有百分百完美的人才能监督政府

这几天的一个新闻热点是区伯因为“我的电脑”而被刑拘的报道。

区伯出来后,也第一时间接受了采访,采访内容已经上了网,题目取得很伟大:对话“区伯”:不是只有百分百完美的人才能监督政府

我从头看到尾,首先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取这个标题。通篇谈及该标题内容的只有寥寥一处,文章花费了大量笔墨去描述当日区伯“我的电脑”时的一些细节。

U12527P1T1D31674586F21DT20150402113728 Continue reading 不是只有百分百完美的人才能监督政府

这是一个没有信任链的时代

生活在远方 | 是的,因为真正的生活是在远方

本篇承接上文:这是一个不要脸的时代

这还是一个没有信任链的时代。

broken-chain

信任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说话、行事的可靠程度的认可和肯定。信任链是这样的信任的传递和(默认状态下)公认。

很简单的。如果A相信B并转述B的话给C听,而C的回应是:B是一个不靠谱青年,上次我就上过ta的duang,C对A转述的B所说的内容是不会信任的,更进一步,C对A的信任度也会受到损伤:A怎么了,居然会相信B这么一个“天文台”?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信任链的断裂(B->A\->C),和信任的衰减(A->C)。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将所有的信任度进行量化并汇总,我们会发现,信任度不是一个零和游戏,是一个衰减游戏。(我甚至猜想,它会和熵的增加有关联。)

政府正试图做两件事情:一个是重建信任链。从总体来说,这当然是完全对的。另一个是通过源自1921年的那一套来重建信任链。这就大错特错了。

==========

前两天某某的《某某之下》被禁播了。于是网络上又有TYTSTN的评论说:这更证明某某不是政党的人,某某的影片不是得到ZD的授意。

可惜的是,这样的评论还是TYTSTN。

这个ZD是最会propaganda的。它不会因为:一,内容有科学错误;二,有人因此开始抨击GD或ZF而禁止一个内容的。它要显示大度,更重要的是要“引蛇出洞”。在一个我控场的环境下,只要保证枪杆子还在我手里,我不怕你们造反。

只有在ZD发现那套东西骗不了人后,才会假惺惺地禁言——其实更应该说成是“下架”才对。就像超市里到期的牛奶,即使营业员再怎么说其实过期两天没啥问题,我们顾客就是不买账,那么到后来牛奶只能下架销毁一样。

某某的事件是个很好的事件。让我们进一步认清了GD的本质和手段。

==========

信任链的崩溃是当今社会最严重的问题。失信的首先不是人民,而是理应肩负起建立信任体系的ZF。

这是一个不要脸的时代

据说FireFox在其版本37的发布中,已经取消了对CNNIC根证书的信任。这真是一个#喜大普奔#的消息。

Revoke CNNIC

整个互联网也没有几家可以颁发根证书的机构——且不论其背景如何。CNNIC的做法无异于在说:我是骗子。而FireFox的做法无异于在明确表示:CNNIC就是个骗子,大家不要跟它玩。

一个政府、一个政党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已经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来估量某ZD,可是该ZD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打穿我的底线。

我在之前的评论中就说过:

我们正处在——或者自以为处在——一个创新的时代。……人类的创造力是无限的,这也是我们区别于电脑的根本之处。我们不能将创造力用在扼杀创造力之上。

以维稳作为最终极统治目的的人,说他们没有创造力是我们错了。他们在扼杀我们的创造力的同时,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做出这样“创造力”的事情。

我们常说,再坏的坏人也总会为自己辩解几句。可如今,这样的做派摆在桌面上,又能如何辩解?事实上我也没有听到CNNIC就此事做出任何解释。这就是把坏人重新定义了一下。

=========

在这样一个不要脸的时代,我只能说,所有的“成功”都需要不要脸。“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而我们还在鼓吹着某某宝上市之类的富贵神话,我不觉得我生活清贫有什么可耻的。

就是这样。

Why you should join a TED event

生活在远方 | 是的,因为真正的生活是在远方

3月28号的时候,去科文中心参加了一次TEDxSuzhou的大会。这次的主题是“预见未来”。

IMG_20150328_093427

Alan Kay说过一句非常好的话: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预见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创造它。

确实如此。

这次的TEDxSuzhou活动有不少演讲者和演出者。

我到的时候已经不算太早,现场已经很热闹了:

IMG_20150328_092834

大家对我的Google眼镜也非常感兴趣,也顺便拍下小萝莉志愿者若干:

20150328_150713_86420150328_150903_214

还恰好碰上Raymond,一起合了个影:

IMG_20150328_113550

=======

言归正传。说说各个主题的演讲人和表演部分。

  • 开场表演是古琴独奏,表演者是王利建,沧浪琴苑创始人。
  • 第一个主题是Rani Qumsiyeh的BING搜索应用在BING预测。讲到了一些成功的案例,当然有更多的不成功案例就自动忽略了。
  • 第二个主题是BBKinG(刘洋)的未来电子竞技。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身份之一是WE俱乐部的经理。但是演讲内容比较一般。
  • 中午休息后开场是砚雕。表演者是徐佩根,四海艺家雕刻工作室艺术总监。
  • 下午开场是孙志岗的未来教育,即所谓的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套用王文林老先生的话是:有点意思。
  • 郑杰的开放医疗(OMAHA)提出了一个很有“新意”的诉求,即病人的所有资料应该向病人公开。我以为这些资料一直就应该是公开的。
  • Andre Brown(西交副校长)讲述了未来的建筑。在facade和互动性方面有些收获。
  • 王黎明代表明基友达公益基金会做了未来企业公益的演讲。公益我们公司也做,称为CSR。但是,我一直认为,公司的社会责任不是看它捐了多少钱,资助了多少小朋友……而是从本身公司生产经营出发:材料和流程的环保,对供应商的监督等。如果靠一些不正当的手段获利再从这些利润中拿出微乎其微的一部分做慈善,是本末倒置。我这是泛泛而论,并不针对任何公司。
  • 茶歇后继续开始。Brian Tam作为“共创辉煌”的联合创始人登台。提出三个问题:你十年后要做什么?你为什么希望那么做?你如何才能达到那个地方?问得好。只是我们都要活在当下……
  • Jason Inch作为作家、乐豪斯的创办人,讨论了所谓的社会企业和未来的健康生活。
  • 徐文恺(Aaajiao)是学计算机的搞艺术。这种跨界往往能激发新的东西。比如他利用一些传感器进行人体脉络的测定,然后用纹身的方式将其展现出来等。
  • Kenn Ross是Minerva大学亚洲区总裁。他讨论了未来大学。
  • 最后出场的是王阳。他讲述了IBM继Deep Blue,Dr Watson后的Chef Watson,一个创造菜谱的华生。也很有意思。

看完后总的感觉是:

  • 组织的相当好。
  • 选题还应该更精细一些。
  • 真正的讲技术的不多。概念也以人文偏多。
  • Anyway,TED的主题就是兼收并蓄,只要是值得拿出来共享的都可以。

这个活动还是值得去一次的。

BT群文武百官榜2.0

BT群自2004年初创,至今已经蓬蓬勃勃、高高兴兴的发展了11年的光景。继2010年6月14日第一次分封(链接)后,时过境迁,有人退出,有人加入,所以到了需要重新审定的时候。

  1. 【肾上】TR@SOE
  2. 【肾后】GR
  3. 【太子】PR
  4. 【左丞相大死马】pMq
  5. 【右丞相大死兔】前令狐
  6. 【大屎控领杭州按揭】小辛
  7. 【粒粒不上树】一小粒,下属【立不四狼】蕊抽,【里不四狼领英俊的茶几】空中猎手
  8. 【攻不上树领小店很奇怪】大菜,下属 【攻不死狼】AVshow
  9. 【行不上树】小超
  10. 【互不上树领江浙道游击将军】qq
  11. 【太子少傅领并不上树】MK
  12. 【大理寺正卿领净坛使者】刺猬,下属 【大理寺副卿】babyfish
  13. 【京兆尹御赐特次黄马甲兼临时上】gfh
  14. 【国子监祭酒】95927
  15. 【八方宣抚使学大菜】babyfish(兼)
  16. 【翰林院长史领鸡药秘书】小伢儿毛乖滴
  17. 【钦天监主事】colorjd
  18. 【皇家地理学会会长】redastro
  19. 【河外星系殖民官领抚波将军】火星乡下人
  20. 【江宁织造御赐鎏金镶十六粒珍珠免死金牌】wingsun
  21. 【直隶总督领镇海将军】AY
  22. 【BT群驻欧盟大湿,领公爵禄,世袭罔替】费老
  23. 【御赐兜率宫住持】EG
  24. 【BT群PR兼形象大湿】huihui菇凉
  25. 【】Jick
  26. 【】Reiko

本名录还不完整,希望各位提出更好的意见。 愿BT事业铅球湾仔,一桶浆糊!

Hui三观卖血记

按照我的判断,“许”在韩文中要发成hui(3),正是“毁”的读音,于是余华的名著——一本我并未收藏的名著——《许三观卖血记》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毁三观卖血记”。不许联想!

p2218748761

影片情节并不复杂。就记一些比较印象深的地方。

  • 和未来老婆相亲那一段。“来一份包子!”“来一份粉条!”“来一份烤肉!”多么的豪迈!女主也相当配合地吃吃吃!
  • 得知老大其实不是自己亲生……
  • 老大被请去为生父招魂,从最开始不情不愿的呼唤,到后来看到养父走开却发自肺腑的召唤。
  • 老大生病后三观拼命卖血,终于不支。
  • 终于一家人团团圆圆开始新的、更好的生活。

人,总是向往更好的生活。一个政府应该将此作为唯一的任务,而不是去搞什么政治斗争。做好了这点,领导人的身后评述自然会好;做不到这点,身后评述自然就不好。这就是最朴素的历史,没有任何花哨。

卖血记应该说是喜剧:但凡最后团团圆圆开开心心的就是喜剧,不论为了这一快乐付出了多少的艰辛。这也是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和同样勤劳善良的韩国人民)的优良品质。经济腾飞,永远需要这样的优良品质——至于他们是不是同样地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的红利,或者说充分公平地享受到了,那真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悲剧性的问题。

三观和他老婆在某个程度上真的算是个手艺人。一个爆米花一个做豆腐。可是在那个年代,这两份手艺都十分的鸡肋……所以无权无特权的三观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同样会无奈的,还有“百无一用是书生”。

看这么多书,又有何用?